05/25
2017

国际美食美酒图书博览会26日烟台启幕

2017-05-25 15:21:04

  5月11日,在齐鲁工业大学,两个加起来占地700多平米的中试实验室,大型的中试造纸机、涂布机和微生物发酵设备正在高速运转。这两个中试实验室,由齐鲁工业大学和协同单位共同创建。以前,为规模化生产做调试的大型中试设备,只存在于规模以上企业。

  2013年开始,省财政设立专项资金对省属高校牵头组建的14个协同创新中心予以经费支持,齐鲁工业大学协同创新中心成为其中之一。

  经济效益至少百亿

  企业连连点赞

  5月11日,齐鲁工业大学科技处处长王瑞明和副处长吉兴香在接受记者采访后,下午便急匆匆去了北京,他们要向科技部汇报“轻工生物基材料与功能制品实验室”的建设情况。

  早在2013年10月,山东省便向科技部推荐齐鲁工业大学“轻工生物基材料与功能制品实验室”,筹建省部共建国家重点实验室。目前,山东省仅有四个国家重点实验室,两个在山东大学,一个在中国石油大学(华东),另一个在山东农业大学

  最近,齐鲁工业大学又刚刚获批科技部2700万的国家重点研发计划大项目。而这一切,都得益于一个平台的建立——齐鲁工业大学轻工生物基产品清洁生产与炼制协同创新中心。“从2013年成立到2016年,协同创新中心完成科研成果转化40余项,产生的经济效益保守估计至少100亿元。”齐鲁工业大学校长陈嘉川介绍。他是协同创新中心的直接负责人。

  协同创新中心牵头单位是齐鲁工业大学,参与单位有山东大学、华南理工大学制浆造纸工程国家重点实验室、山东省造纸工业设计研究院等高校和科研院所,另外还有晨鸣集团、华泰集团、太阳纸业、泉林纸业、龙力生物股份、青岛明月集团等几家企业作为协同单位。

  2013年—2015年,光晨鸣纸业和太阳纸业,就利用一项齐鲁工业大学研发的技术累计新增销售额130.1亿元,利润25.6亿元。晨鸣纸业技术中心主任张革仓提起“协同体”连连点赞,“协同体的创新机制对企业的经济效益增长无疑是巨大的。2001年左右,晨鸣集团的高档产品只占37%左右,现在占比高达96%,就是离不开这种创新成果的及时应用。”

  要协同创新

  先破体制机制关

  协同,体制机制的协同是最大问题。高校、科研院所和企业协同,首先教学、科研和产业三个体系分离的问题困扰着很多学校,而校内的教学体制也一定程度上限制着“协同”功能最大程度地发挥。为此,陈嘉川亲自操刀,首先对校内的院系设置进行了调整,原先的两个大学院拆解成6个小学院,在此基础上成立轻工学部。

  齐鲁工业大学轻工学部主任刘玉说,学部成立之前,是院校两级建设、管理,成立之后,虽仍是两级管理,却成为校、部、院三级建设,不少人感觉“又多了个婆婆来管”,存在抵触情绪。可是,学部成立后,每个学院的行政事务都拿到学部统一管理,学院只管专心致志搞科研。每个学院分管一个学科,精准对接各行业进行产学研合作。

  “轻工学部四年来,科研成果转化的障碍少了很多,速度大大提升”。陈嘉川说,“以前一个大学院下面包含好几个学科,每个学科对应着一个行业门类,学院就没办法与各个行业精准对接,这个问题不解决,产学研就很难融合。”